• <code id="rkdeb"><em id="rkdeb"></em></code>
      <th id="rkdeb"></th>
      1. <tr id="rkdeb"></tr>
      2. 知音網首頁 > 情感 > 知音慈善在行動 > 義正情深:多難之家尋回的棄女要只身救媽

        訂閱知音雜志

        義正情深:多難之家尋回的棄女要只身救媽

        www.chadamax.com 2016-09-28 10:58:01 知音雜志 我要評論

        字號:T|T

        懷有5個月身孕的倪三春,遭遇了一個完全無解的厄運:要么打掉孩子去掙錢救治身患尿毒癥的母親;要么生下孩子,眼睜睜看著母親病死。

          棄女救母:棄的是恨,救的是愛

          當天傍晚,謝亞回到“闊別”21年的家。那個給了她生命、又將她遺棄的生母,因為沒錢透析,已經回家休養。換句話說,就是回家等死了。

          走進母親的臥室,臉色蒼白如紙的母親躺在床上氣息奄奄。看到陌生人進來,她掙扎著想爬起來。謝亞走過去,拉著母親干柴般的手,喊了一聲“媽媽”,便淚如雨下。唐武瓊這才意識到這是她遺棄了21年的女兒!這是多么叫人肝腸寸斷的一幕啊。唐武瓊將謝亞緊緊地抱在懷里,淚水奪眶而出。她分不清這是幸福的淚,還是酸楚的淚,哽咽著說:“媽媽對不起你!當時家里窮,交不起超生費,就把你送人了,這是媽媽這輩子做得最后悔的事。你原諒爸媽好嗎?”說著她吃力地挪著身子下床,跪在地上,淚水流了一臉。

          謝亞把母親拉起來,失聲痛哭:“小時候,每次聽別人說我是個壞孩子才被爸媽丟棄,我就好難過好難過。我好恨你們,每天都在問,為什么把我帶到世上,又把我遺棄?今天見到我姐,相比她肚子里的孩子,我還是幸運的,至少你們讓我來到了人世!我再也恨不起來了!”謝亞摸出養父母給她的2000多元錢,塞進媽媽的手里:“從今以后,我代姐姐幫你治病。既然今天我來找了媽媽,就不會眼睜睜看見你病死。”

          一家四口就這樣團聚了。當晚,經謝亞提議,開了家庭會議,討論如何救治母親的事情。謝亞第一個發言:“姐姐的情況明擺著的,她行動越來越不方便,她的主要任務是把肚子里的孩子平安地生下來,孩子出生前,她就不要奔波勞累了。姐姐孕育、生產、哺乳期間,我代替姐姐去打工掙錢,保證媽媽的透析費用,等籌到手術費用后,我就捐腎給媽媽做換腎手術。”倪平安流著眼淚,感謝這個遺棄了這么多年后第一次回家就做出這么大犧牲的小女兒,他接著補充說:“我繼續去城里蹬三輪車,能掙多少算多少,同時陪你們的媽媽做透析。”

          在劫難面前,因為血緣的凝聚力,這個特殊的四口之家凝聚在了一起,齊心協力,共渡難關。當晚,倪三春第一次和妹妹睡在一張床上。考慮到妹妹還要承擔撫養養父母的責任,又沒有結婚生子,不到萬不得已不能讓她捐腎。于是她和謝亞約定,先給母親做透析,盡可能延長時間,等她把孩子生了,她就把腎捐給母親。

          5月11日,剛剛團聚的一家人又各奔東西了。父親去了城里繼續蹬三輪車拉客。謝亞上高職時學的是服裝設計,她請高職的同學在彭州一家服裝廠找到了一份做縫紉工的活,然后就直接去了彭州上班。倪三春則留下來陪護母親。替姐姐打工救母,謝亞自知責任重大。她認真算了一下細賬,父親蹬三輪車,一天只有五六十元收入,除去這個家的生活費用,每周最多有300元結余,而要維持母親的生命,每周至少要花1000元透析兩次。謝亞只有拼命地掙錢。謝亞是縫紉工,做的是服裝鎖邊,工錢按計件記發,一件衣服的鎖邊工錢是5角錢,熟練工每人每天工作12個小時可以完成150件左右。為了多掙錢,謝亞上工最早,下班最晚,甚至中午別的工友有一個小時的休息時間,她卻連這時間也不放過。晚上工友大都加班到9點就休息了,她卻堅持到11點才收工。就這樣,她每天比別人多做4個小時、多有30多元的收入。

          6月10日,謝亞領到了第一月的工錢,她給養父母寄去了200元生活費,給自己留100元,剩下的2600元全部匯到樂至縣生母家里。

          往后,每個月一領工資,謝亞就立即往樂至家里匯錢。她不敢把錢都揣在自己身上,生怕管不住自己把錢花了。好幾次,下班后,她的工友逛街,大家都買漂亮的衣服,勸她也買一件,她總是說等下個月再買。其實,她身上根本就沒錢。謝亞,這個二十出頭的小姑娘,這個最有理由置身事外的“棄女”,成了救母的主角。謝亞接過姐姐的接力棒以來的三個多月,經她和父親打拼努力掙錢,保證了母親每周2次的透析,維持了母親的生命。

          8月10日,謝亞的廠里放月假,她專程跑到樂至縣看望母親,并到縣醫院找到主治醫生了解母親的病情。醫生告訴她,通過這段時間的透析,母親的身體狀況比以前好得多,但這不是長久之計。從樂至回彭州的路上,謝亞做出了一個決定,盡快籌錢給生母換腎。她知道,養母存有一筆2萬多元的養老錢,她直接回了一次家,找養母“借”這筆錢。在她的開導下,養父母最終理解了她的孝愛之心,他們拿出了所有的積蓄,幫助謝亞的生母。

          為了給懷孕姐姐當母親的機會,謝亞不計前嫌回家替姐救母,還深深地感動了一個人:舒皓。他深深地知道,從某種意義上說,謝亞救的是自己未出世的孩子呀,尤其是這次,她居然把養父母的養老錢都要出來了。相比之下,舒皓覺得自己的父母,就做得太差了,他為此感到無比的汗顏。舒皓給父母講了謝亞的事,父母聽了既感動,又愧疚。

          8月20日,舒皓的母親主動到樂至醫院看望唐武瓊,兩親家終于冰釋前嫌。一場看似難以化解的劫難,就這樣被謝亞的人性之光點亮了。

          編輯:李宗海

        提示:鍵盤翻頁 ←左 右→ ,點擊圖片可以翻頁
        關注我們:

        新聞熱搜詞

        你可能還會喜歡以下內容

        編輯推薦

  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  收起評論

        熱點聚焦

        熱點視頻

        圖文欣賞

        1/5

        精彩推薦

        回頂部

        快三彩票计划骗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