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code id="rkdeb"><em id="rkdeb"></em></code>
      <th id="rkdeb"></th>
      1. <tr id="rkdeb"></tr>
      2. 知音網首頁 > 情感 > 婚姻 > 傾訴 > 包裝窮男友誤了性命,曾租了名車無數

        包裝窮男友誤了性命,曾租了名車無數

        www.chadamax.com 2019-12-09 09:46:54 知音網 我要評論

        字號:T|T

        這句帶點羞辱意味的話,猶如在杜威忠的傷口上撒了一把鹽,令他徹底失去了理智。他沖上去一把抱住劉詩菲死命往里拖,同時為防止吵醒樓下睡覺的父母,他還騰出一只手打開電視機把聲音開大。


          下午1點多鐘,剛剛在家吃過午飯的劉松與程麗娟夫婦,正準備去自己的公司上班,女兒的男友杜威忠突然來了。劉松夫婦熱情地和杜威忠打招呼,卻發現他臉色陰沉,說出來的話更是令夫婦二人大吃一驚:劉詩菲開走了他的東風雪鐵龍,目前不知去向,很可能和別的男人私奔了。基于此,他已報警了。

          劉松和程麗娟是浙江省上虞市某鎮一家公司的老板,劉詩菲是他們的女兒。前天夫婦二人還和女兒及其男友一起,開著車去義烏小商品市場進貨,一路上這對小情侶有說有笑,未見任何反常情況。從義烏回到上虞的當天晚上,女兒就去了男友位于上虞市東關街的家,如今怎么說不見就不見了呢?

          滿腹疑問的劉松夫婦立即撥打女兒的電話,電話是通了,但無人接聽。劉松夫婦這才有點慌了,就在他們不知所措時,令他們震驚且難以接受的事情出現了!杜威忠說:“那輛東風雪鐵龍是我花了23萬元買的,詩菲現在卻用它帶著別的男人跑了……她背叛我也就罷了,但我的車你們要賠我!”

          女兒下落不明,其男友不僅不著急上火,想盡辦法去找人,反而在此刻提出賠錢的事情,劉松憤怒之余,果斷拒絕了杜威忠的要求:“沒有詩菲的消息,我是不會給你錢的。”

          杜威忠走后,劉松與程麗娟夫婦哪里還有心思去上班?他們立即趕到上虞市公安局,就女兒失蹤一事報了警。公安局立案之后,刑偵大隊隨即展開調查。

          在此期間,杜威忠仍天天登門,找劉松賠償車款。劉松沒理他。6月18日晚上10點40分,劉松突然收到了女兒的短信:“爸爸,剛才小杜給我發信息了,他好像要去報警了,你們一定想辦法攔住他啊!”劉松趕緊回過去:“菲兒,你究竟去了哪里?你媽媽頭發都急白了……”女兒的短信馬上回復過來:“爸爸,我現在跟朋友在蘇州,一切都好,你跟媽媽不用牽掛。”等到劉松回過神來,把電話撥過去時,對方又關機了。

          6月21日深夜,劉松再次收到了女兒的3條短信:“家里的事情你和媽媽給我弄好,我暫時不會回來的,叫他(指杜威忠,編者注)千萬別報警。”“我不回來了,我已經把車賣了。”“他報警我就死定了,你們一定要攔住他啊……”劉松在短信中問女兒:“女兒啊,你究竟發生了什么事?有什么事不能回來說啊?”但沒有回應。

          6月22日,杜威忠帶著幾個人再次找劉松,讓他賠償車款。結合女兒此前發過來的幾條短信,心力交瘁的劉松此刻已沒了和杜威忠爭辯的底氣,在杜威忠早已擬就的欠條上,大腦一片混沌的劉松顫抖著簽下了自己的名字,表示將235000元車款一次性付給杜威忠。

          就在劉松簽下欠條的同時,程麗娟將收到女兒短信的情況反饋給了刑警大隊。刑警分析:對方不接電話只發短信,應不是劉詩菲本人在使用手機,她可能已遇害;而杜威忠無情地索要車款,具有重大作案嫌疑。所以,警方要求程麗娟與丈夫先不要把錢給杜威忠,將他穩住,等情況明朗后再采取必要的措施。

          就在上虞刑偵大隊努力尋找劉詩菲的下落時,6月28日下午,他們突然接到發自海鹽縣公安局的一份協查通報:我縣江邊的一片灘涂上,發現一具尸體。經法醫鑒定,死者為女性,年齡在22歲至25歲之間。特請周邊警方協查,查找有無失蹤人員記錄。接到協查通報之后,上虞警方對近期報案失蹤人員認真進行了篩選,最終認定:劉詩菲的情況與死者最為相似,于是,他們迅速通知了劉松與程麗娟,讓他們前往海鹽縣對尸體進行辨認。

          7月2日,劉松與程麗娟從上虞趕到海鹽縣殯儀館內。盡管尸體發白發脹嚴重變形,但女兒無論變成何種面目,深愛她的父母又豈能不認識?夫妻二人同時慘叫一聲“我的兒啊……”,雙雙昏死過去……與此同時,海鹽公安局為夫婦二人和尸體做了DNA比對,證實兩人確系死者生物學上的父母。

          巧的是,就在劉詩菲確認被害的同時,劉松的侄兒劉建群在上虞市曹娥開發區的一條路上,看到了杜威忠所說的被劉詩菲開走的那輛東風雪鐵龍。因為劉建群曾經坐過這輛車,記得該車的車牌號碼。當劉建群將此情況通過劉松反饋給上虞警方后,上虞市公安局刑偵大隊很快便查出該車的出處與下落:來自上虞市一家汽車租賃公司,并已于6月12日被歸還。種種跡象再次表明,杜威忠很可能就是殺害劉詩菲的兇手!7月19日中午,上虞市公安局依法對杜威忠進行傳喚。自知無法抵賴,當天下午,杜威忠交代了殺害劉詩菲的全部犯罪事實……

          21歲的劉詩菲畢業后,被上虞市一家公司錄用。由于聰明能干,劉詩菲很快成為這家房地產公司的業務骨干。在事業順風順水的同時,愛情也向純真的劉詩菲張開了雙臂……在公司同事QQ群里,一個名叫“落地無聲”的網友請求加劉詩菲為好友。因為是同事,她很自然地加了他。隨后,“落地無聲”給她發來一個笑臉:“你的營銷方案我讀過了,做得真不錯。”劉詩菲這才想起來,自己不久前做的一份關于“地產公司如何實現營銷理念創新”的方案發在了QQ群里共享。

          見“落地無聲”如此關注自己,劉詩菲也回報給對方以微笑,兩人隨即便聊了起來。劉詩菲得知“落地無聲”的真名叫杜威忠,也是上虞市人,父母是個體戶,靠在外面擺攤賺錢。中專畢業后,便來到了這家醫療器材營銷公司,從事文案工作。此后,只要有空,兩人便經常在網上交流。情愫在兩個年輕人心中悄然萌芽。兩個多月后的一天,下班后,劉詩菲要杜威忠陪她去逛街,杜威忠欣然前往。那一天,他們正式揭開了戀愛的序幕。

          戀愛的日子是甜蜜的,杜威忠尤其珍惜這份感情。交往兩個多月后,劉詩菲的好友過生日,邀請杜威忠一起去,他欣然答應。參加生日的前一天,劉詩菲拉著杜威忠到一家汽車租賃公司。他還沒搞清楚狀況,女友就租好了一輛奧迪車,坐在副駕駛,讓杜威忠上來開車。生日聚會上,大家都羨慕劉詩菲找到一個長得帥又體貼的男友。也是這一天,杜威忠才知道女友家境殷實。他明白了劉詩菲為何要租一輛奧迪讓他開來聚會的真正原因。他不由得一陣暗暗恐慌:像他這樣的窮小子,怎么配得上她呢?

          杜威忠的擔心并非空穴來風。其實,自從劉詩菲長大成人后,父母對她婚姻大事的態度一直是要找個成功或者有錢的丈夫,在父母看來,窮小子是無能的象征。然而,深愛這個窮男友的劉詩菲卻希望有朝一日總能想辦法說服父母。劉詩菲的父親劉松50歲大壽。當天,劉詩菲以帶同事來玩為名,將杜威忠帶到了家中。席間,劉松當著劉詩菲的面談起了她的終身大事。趁此機會,劉詩菲說:“我將來的男友不一定要像爸爸這么有錢,只要像爸爸愛媽媽這樣愛我就可以了。”“那怎么行?我的女婿必須超過我的能力,才配得上我女兒!”

          聽劉松如此說,劉詩菲本想借此機會說出自己戀愛的事,但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。一旁吃飯的杜威忠聽得真真切切,一顆心沉到了谷底……當晚回家后,杜威忠翻來覆去睡不著。如果繼續和劉詩菲交往下去,勢必得過她父母這一關。可今天聽劉松夫婦那口氣,就憑自己的家庭條件以及可憐巴巴的工資,他們哪里會瞧得上眼啊!在夜不能寐的折磨中,杜威忠突然想起女友租車讓他參加聚會的事,他一下子有了主意……杜威忠開來一輛嶄新的“比亞迪”到公司上班。下班后,他提出自己用車送劉詩菲回家。誰知,劉詩菲并沒上車。杜威忠急了,忙問是何原因。劉詩菲嘆了口氣,說:“說了我怕傷你自尊心……”“你倒是說說嘛!”“就你這輛車,代步可以,但要想作為身份名片,恐怕……威忠,我不會在乎你有車沒車,只要你對我好就行。”“那怎么行?你父母那一關我又如何過得了?”

          第二天,杜威忠又一次開車來上班。不過這一次,他開的是一輛寶馬。雖然舊了一些,但派頭十足。劉詩菲沒說什么,順從地上了他的車。上車后,杜威忠提議,先到上虞一所中學接她正在那里念初三的弟弟劉宇,然后送他們姐弟倆回家。劉詩菲明白杜威忠的苦心,沒有多問。

          果然,弟弟劉宇意外地看著姐姐帶著男友開著寶馬來接他,相當開心。他悄悄問姐姐:“我未來的姐夫是干啥的?”劉詩菲話到嘴邊又咽下去了,說出來的是一個連她自己都嚇了一跳的名頭:“他呀,一個美國海歸CEO。”此后杜威忠為了讓這個天真的弟弟以假當真,好“帶話”給其父母,差不多每周都會去租一輛豪車接他回家。

          然而,為了這份愛情成真,絞盡腦汁包裝自己的杜威忠已是債臺高壘了。買比亞迪的8萬元,是他找擺攤的父母借了5萬元,再加上自己的3萬元積蓄買的。劉詩菲嫌檔次太低,他便立即以7萬元的價格賣了,然后又找父母借了13萬,買了輛二手寶馬車。18萬塊錢,是杜威忠的父母靠擺攤一分錢一分錢地積攢下來的,是他們的血汗錢啊……

          第二個周末的晚上,杜威忠又一次送劉詩菲和劉宇回家。走到門口,劉宇堅持讓他進門坐坐。進門后,劉宇很自然地說起了姐姐和男友的戀愛事跡。劉松與程麗娟很是吃驚。不過,眼前這個小伙子風度翩翩,還開著名車,這令夫婦倆內心十分欣喜,隨即問了杜威忠的家庭和工作情況。杜威忠哪敢如實說?順嘴就撒了謊,稱父母以前在政府部門工作,提前退休后專門炒股,如今在上虞市有三四套房產,資產數百萬元。對于工作,他也支吾著:“原來和詩菲是同事,現在已經出來了,打算開個公司……”劉詩菲明知男友在撒謊,但她一直埋頭吃飯,沒有做聲。

          獲得劉松與程麗娟的初步認同之后,杜威忠十分欣喜,決定趁勢打鐵,將自己與劉詩菲的關系徹底確定下來。因此,在劉家用完家宴之后的第二天,杜威忠告訴劉詩菲,他想辭職,然后注冊一家就業培訓公司。劉詩菲說:“你瘋了嗎?開公司可不比買車,開銷會更大呀!”“我知道,可如果我不這樣做,你父親就會認為我始終只是一個打工仔,沒前途,也不會心甘情愿地將你嫁給我。”劉詩菲無言以對。

          為了籌集注冊資金,杜威忠將寶馬車賣了,又從親友手里借了好幾萬。等到2011年2月底培訓公司正式成立的時候,杜威忠已經欠了一屁股外債。冒充大款的行為總算達到了目標。劉松與程麗娟便正式接納了杜威忠這個準女婿。其間,劉松夫婦提出想和未來的親家見面,但杜威忠總是以父母身體不太好、不喜歡出門為由加以搪塞。劉松夫婦心想,反正結婚的時候雙方肯定是要見面的,所以此后不再提及此事。

          與此同時,杜威忠的經濟與精神也接近于崩潰的邊緣。而同樣心力交瘁的還有劉詩菲,這可以從案發后杜威忠的供述中得到證實,她曾對他說過,她后悔自己默認與縱容男朋友打腫臉來充胖子,以至如今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。一旦事情穿幫,那先前在劉父劉母腦海里留下的印象可就全毀了啊!在這種煎熬下,杜威忠與劉詩菲開始相互指責。她罵他不務正業,他則將過錯歸咎于她父母的勢利。在一天天的爭吵中,兩人的感情出現了危機……

          杜威忠開著租來的東風雪鐵龍來接劉詩菲和準岳父劉松,同時還有一位親戚,幾個人上了車直奔浙江義烏小商品市場進貨。路上,劉松問杜威忠:“我看你和菲兒談得也差不多了,是不是該考慮結婚的事情了?”杜威忠內心一陣發虛:欠了一屁股債,拿什么結婚啊?但他仍強打精神,撒謊說他父親為他在上虞剛買了套新房,等裝修好了就結婚。劉松聽得喜笑顏開。劉詩菲聽了卻不開心,她越來越覺得杜威忠的話不靠譜。

          進完貨后一行人回到了上虞。晚餐是在劉松家吃的,劉詩菲賭氣在桌上一言不發,弄得氣氛好不尷尬。晚飯后,杜威忠提出讓劉詩菲一起回他家,看看新房,再確定婚期。想著他倆馬上就要結婚了,劉松夫婦沒有反對。

          兩人來到了杜威忠的家,上了樓。關上房門,杜威忠突然如火山爆發般沖劉詩菲發起了脾氣:“你今天讓我非常難堪知道嗎?我這么做還不是為了我們的將來。”劉詩菲被杜威忠吼得眼淚汪汪的,哭著欲沖出門,杜威忠一把把她抱起來摔進沙發里。劉詩菲大喊:“我跟你分手!你這樣天天裝大款,像是創業的人嗎?‘創’你的夢去吧!”

          聽到分手二字,杜威忠癱倒在床。他付出了全部的努力,就是為了娶到劉詩菲,為此他甚至不惜耗盡家資討她的家人歡心,如今,她卻提出要分手,那他此前所做的一切努力,不就全部付諸東流了嗎?杜威忠爬到劉詩菲面前:“菲,我們能不能再談談?”“不用談了,你讓我走。我不管怎么樣都有去處,大不了嫁人。倒是你,這樣下去,恐怕一輩子也難討到老婆!”

          這句帶點羞辱意味的話,猶如在杜威忠的傷口上撒了一把鹽,令他徹底失去了理智。他沖上去一把抱住劉詩菲死命往里拖,同時為防止吵醒樓下睡覺的父母,他還騰出一只手打開電視機把聲音開大。劉詩菲再次被他扔進了沙發,他撲上去壓在她的身上,雙手死死掐住她的脖子,直到她沒有了呼吸……此時,已是6月12日凌晨2點左右。整個城市沉浸在一片寂靜中。杜威忠坐在劉詩菲的身邊,她那粉色襯衫上有斑斑血跡滲出來,這是劉詩菲嘴角里流出來的血。杜威忠把劉詩菲抱起來,背下樓,放進車里,發動汽車開出小區。

          車子開了10多公里后,來到上虞市四環公路曹娥江邊,杜威忠把劉詩菲從大橋上拋下……2011年6月12日下午1點40分,案發10個小時左右,杜威忠把東風雪鐵龍歸還給租車公司后,便考慮如何善后。據他向警方供述,他之所以來到劉詩菲家里,謊稱劉詩菲開走了自己的東風雪鐵龍,并和別的男人私奔,主要目的一是掩蓋自己殺人后的緊張、慌亂的情緒,二是轉移警方的偵查視線。為徹底迷惑劉松夫婦與辦案警方,他還特地用劉詩菲的手機給她父母發短信,造成她還活著的假象。誰知聰明反被聰明誤,正是這些短信讓他露出了狐貍的尾巴。

          杜威忠被上虞市公安局刑拘留,等待他的將是法律的嚴懲。案發后,劉松夫婦沉浸在深深的自責中,每天都在對著女兒的照片垂淚,他們萬般后悔,原以為作為過來人,嚴格限令女兒找個門當戶對的男友是為女兒的幸福考慮,誰料到,單純的女兒會如此癡情地看上一個窮小子?以至于她兩頭為難,死于非命!

          而杜威忠在交代完案情后更是痛哭流涕,萬分后悔殺害了深愛的人:“窮也不是什么丟人的事,可只為早點讓老人們承認,我和詩菲非要打腫臉來充胖子,最終牛皮越吹越大,再想復原已經沒有退路,害了戀人,害了自己!”

        字號:T|T
        關注我們:

        新聞熱搜詞

        你可能還會喜歡以下內容

        編輯推薦

  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  收起評論

        熱點聚焦

        熱點視頻

        圖文欣賞

        1/5

        精彩推薦

        回頂部

        快三彩票计划骗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