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code id="rkdeb"><em id="rkdeb"></em></code>
      <th id="rkdeb"></th>
      1. <tr id="rkdeb"></tr>
      2. 知音網首頁 > 情感 > 情感故事 > 婚禮那天,我向青梅竹馬的傻哥哥跪地敬茶

        婚禮那天,我向青梅竹馬的傻哥哥跪地敬茶

        www.chadamax.com 2020-07-17 16:39:10 知音真實故事 我要評論

        字號:T|T

        身患絕癥的養母收養蔣曉菊,本意是為了讓她長大后照顧自己的傻兒子。時光荏苒,大學畢業后的蔣曉菊會做出什么樣的選擇?

        \

          1

          2019年夏天,我答應了汪浩的求婚。婚禮彩排的時候,主持人詢問我是否要取消向父母敬茶的環節,我堅定地告訴他不用。

          婚禮上,我攙扶著腿腳不方便的年邁外婆坐在高堂上,汪浩指引哥哥坐到了外婆的旁邊,我拉汪浩跪下向他們敬茶。

          接過茶水的時候,我看見外婆眼里溢出了淚花,哥哥望著我一個勁傻笑,嘴里呢喃著:“妹妹終于變成新娘子了……”

          我叫蔣曉菊,1993年出生于大涼山的一個偏遠小鎮。據收養我的養母描述,我的親生父母都是外省人,在我家附近的一個菜市場里擺攤賣水果。

          因為家境貧寒、重男輕女等一系列原因,我出生后沒幾天,親生父母便把我送給了養母,然后兩人匆匆回了老家,從此杳無音信。

          我的養母名叫蔣春蓮,她與前夫結婚后生下了哥哥蔣志強,哥哥比我大3歲,天生有些智力障礙,但不是特別嚴重,總的來說,是個非常老實憨厚的人。

          養母的前夫嗜賭成性,欠下一屁股債,養母忍無可忍,與前夫離婚后,便獨自帶著哥哥和外婆在鎮上生活,靠四處打零工維持生計。

          養母之所以收養我,是因為后來她被檢查出來得了艾滋病,有可能是前夫傳染給她的,也有可能是跟她有過往來的叔叔傳染給她的,還有可能是因為賣過幾次血被傳染上的……具體原因我們不得而知。

          她得艾滋病的事很快流傳開來,周圍的街坊鄰居都唾棄她。養母擔心自己因病去世后,哥哥和外婆無人照顧,所以當她得知我的親生父母要遺棄我后,便毫不猶豫地收養了我。

          她希望我長大了能夠嫁給哥哥,以保障哥哥的后半生安穩,所以我從小就明白,自己肩負著照顧哥哥的使命。

          因為擔心哥哥在學校被欺負,在我五歲那年,養母把我和哥哥一起送進了學校,讓我們在同一個班學習。

          臨進校門的時候,她拉著我的手,對我千叮嚀萬囑咐:“曉菊,在學校里如果有人欺負哥哥,你可一定要保護他啊。”

          我堅定地點了點頭,哥哥不高興地嘟噥起來:“哥哥保護妹妹……”

          就這樣,我拉著哥哥的手走進學校,開始了我們的學習生涯,他是班級里年紀最大的學生,而我則成了班級里年齡最小的學生。
         

          2

          哥哥長得很結實,個頭比班上的同學高出一大截,老師安排他坐在最后一排。

          哥哥從來不參加男生的活動,總是圍著我們幾個小女生打轉,經常都會被女同學氣得哭鼻子。

          久而久之,大家似乎發現了哥哥的智力有問題,課間時分,總有一堆人圍在他的課桌邊,以看“大學生”為樂。

          教室里時常會傳來哥哥的號哭,有時候是被調皮的同學打了,有時候是被別人搶了東西,又或是被人捉弄了無力還擊。

          每當這個時候,我總會沖到教室后面,提著掃帚把欺負哥哥的人,追得滿操場跑。

          即便經常弄得自己滿身是傷,我也從不哭。因為哭就代表認輸,我和哥哥就只能被欺負。

          三年級那年夏天,接二連三的暴雨之后,學校的操場近乎被洪水淹沒,我們的教室在操場對面,要上學就只能蹚水過去。

          同學們大多是被家長背著送到教室,哥哥學著那些大人的模樣,把書包掛在胸前,挽起褲腿,背著我跌跌撞撞在水里艱難行走。

          正好被班上幾個調皮的男生看見,他們滿教室宣傳哥哥是豬八戒背媳婦,哥哥漲紅了臉對他們吼:“曉菊本來就是我媳婦,不信你們問我媽。”

          在那個似懂非懂的年齡,我是“傻大個家的媳婦”成了大家嘲笑羞辱我的把柄,變成了我心里一道難以愈合的傷疤。

          隨著養母有艾滋的事也在學校里流傳開來,我和哥哥成了“過街老鼠”,無論跟誰當同桌都被人嫌棄。迫于無奈,身材矮小的我只得去到最后一排,與哥哥坐在一起。

          灰暗的童年雖然有諸多不易,好在還有養母為我們遮風避雨,即便只有清粥小菜,每天放學回家,我們總能吃上熱乎的飯菜。

          雖然家里很少吃肉,但一家人互相謙讓的畫面卻格外溫馨,最后一塊肉總是在每個人的碗里徘徊許久,結局大多是被哥哥塞進了我的嘴里:“曉菊太瘦了,要多吃點。”

          最平凡的往往是最珍貴的,然而就是如此微薄的幸福,也在我十歲那年也被上天奪走了。
         

          3

          伴隨著艾滋病晚期的諸多并發癥,養母離世前的那段時光過得特別痛苦,病痛將她折磨得死去活來,骨瘦如柴的她,卻還成天操心我們的生活問題。

          她躺在床上,一會向我們交代這,一會向我們交代那。臨終前,她用近乎哀求的語氣對我說:“曉菊,雖然你不是我親生的,但我一直把你當親生女兒對待,求你將來一定要照顧好哥哥和你外婆。”

          我哭著答應了。

          養母過世后,在街道辦事處、好心鄰居的幫助下,我們為她舉行了簡單的葬禮。

          晚上,我坐在空落落的沒了養母的家,格外孤寂。

          外婆將我和哥哥攬入懷中,枯樹皮一般的臉頰格外憔悴,她老淚縱橫:“你們以后還有我呢。”

          從那以后,外婆每天天不亮就推著小推車、步履蹣跚地出了門,她要步行十多里路去臨鎮的蔬菜批發市場買菜,然后拿到鎮上的菜市賣。

          高原的冬天格外寒涼,清晨的風總是帶著刀刃一般,刮得人臉頰生疼。一整個冬天,外婆干裂的雙手,新傷舊傷不斷,從來沒有愈合過。賣菜的同時,她還得四處撿廢舊紙箱和礦泉水瓶子。

          為了減輕外婆的負擔,我和哥哥每天上下學的路上,都會把廢棄的紙箱和礦泉水瓶子收集起來,周末的時候拿到廢品回收站去賣。

          哥哥學會了用爐子煮飯,但是經常把飯煮糊,鄰居李大嬸見我們生活實在艱難,便送了一個舊電飯煲給我們。

          有了電飯煲,哥哥煮飯容易了許多。盡管食材有限,但我總是想盡辦法變著花樣給他們做菜,不管味道好不好,哥哥總是吃得津津有味。

          那一年,鎮上的水果攤里第一次出現了獼猴桃,灰褐色毛茸茸的外皮里,翠綠的果肉中心有一圈淺淺的花紋,看著就讓人垂涎欲滴。

          哥哥眼巴巴地望著獼猴桃,吞了口唾沫問我:“曉菊,你說這是啥啊?看起來好像很好吃。”

          我也很想吃,可為了打掉哥哥肚子里的“饞蟲”,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說:“這東西長得像牛糞似的,有啥好吃的。”

          哥哥點了點頭,但還是一步三回頭地往水果攤張望,然而我們的這些舉動都被外婆看在了眼里。

          傍晚外婆收攤回家,當哥哥看見小推車里躺著兩個毛茸茸的“牛糞”后,興奮地差點飛起來。他小心翼翼地拿起一個放在案板上,將它切成三份,中間的一份給外婆,兩頭稍大一些的給我,自己則得了最小的一份。

          哥哥將綠色的果肉送進嘴里,臉上溢出了幸福的表情。獼猴桃那酸甜的果汁第一次觸碰我的味蕾,那種美妙的感覺我至今記憶猶新。

          所謂幸福,或許就是舌尖跳躍的那一絲美味,又或者是心尖徘徊的這一抹溫暖吧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  4

          2004年6月,我和哥哥小學畢業,我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縣城一所重點中學,哥哥卻只能留在鎮中學。

          從縣城到我家,車程將近一個小時,我只能住校。考慮到去縣城讀書開支不小,再加上外婆和哥哥無人照顧,我堅決放棄了縣重點中學。

          班主任得知后惋惜不已,這些年來,他對我和哥哥都格外照顧,好多時候的學雜費都是他替我們墊付的。他帶著我去了鎮中學,將我的情況告知了校長,又把我小學期間的成績單整理出來,交到校長手上。

          他告訴校長,以我的成績,將來一定能提高學校的升學率,我愿意放棄縣重點中學,選擇留在鎮上,希望校長可以減免我的學費。

          最終,鎮中學同意減免我中學三年的學費,但是課本費、雜費等一些額外費用,我仍需自己承擔。

          即便學校減免了我的學費,但我和哥哥讀書所需的開支,依然讓外婆頭疼不已。

          那段時間,她幾乎每天只睡兩三個小時的覺,晚上就坐在路燈下縫鞋墊,第二天放在菜攤旁邊賣。外婆的眼睛本就不好,針時常扎在手上,看著她那雙千瘡百孔的手,我和哥哥都心疼不已。

          那時候哥哥14歲,雖然智力不夠,好在有體力,鄰居大叔照顧他,讓他跟著去倉庫搬貨,一天給他六十塊工錢。我又在家附近的小超市找到了一個促銷飲料的兼職,每天有三十塊錢的收入。

          誰知第一次做促銷,晚上清點貨物的時候,我的飲料不知道怎么回事,少了兩瓶,被老板扣了五塊錢。

          下午回到家,我晚飯沒吃幾口,一直心疼被扣掉的五塊錢,哥哥看出了我的心思,他走到我身后,偷偷塞了五塊錢放進我的兜里,憨厚地笑了:“分你五塊,這樣你就不算被扣錢了。”

          我的眼淚奪眶而出,為自己的不爭氣難過,也為哥哥的寵溺感動。

          那一整個暑假,在我們一家人的共同努力下,終于攢夠了學費。

          開學前一天,外婆和了面,準備包餃子慶祝我和哥哥升學。

          哥哥拿著餃子皮,左捏捏右揉揉,最后不高興地抱怨起來:“這餃子皮不聽話,曉菊一學就會,我咋就學不會呢。”

          我哈哈大笑起來,外婆卻有些語重心長:“以后等曉菊嫁了人啊,可一定要帶上你哥,不然他連餃子都吃不上一頓。”

          “我一輩子都會陪在你和哥哥身邊的。”我一邊用搟面杖將面團搓成一個圓,一邊說。

          一家人在一起,缺了誰都無法圓滿。
         

          5

          中學的課業相比小學繁重了許多,我每天沉浸在書海里。我明白只有優異的成績,才能讓我和哥哥活得稍微有些尊嚴。

          雖然哥哥還是一如既往地喜歡坐在角落里發呆,但他成長了不少,在面對同學的欺負和霸凌的時候,他不再只是哭泣,至少還能說些硬話保護自己。

          有一次大掃除,輪到哥哥倒垃圾,一個調皮的男生在垃圾筐里放滿了大石頭,又在表面鋪了一層垃圾,來掩蓋“真相”。

          哥哥使出渾身解數也抬不動,男生就笑他不僅是個傻子還是廢物,哥哥不高興地與他爭論,見狀我趕緊上前調解。

          無奈之下,我只好和哥哥一起將垃圾抬到垃圾房,哥哥看見一堆大石頭后,憤怒不已,男生在一旁笑彎了腰,一個勁指著哥哥說:“不僅哥哥是傻子,原來妹妹也是。”

          哥哥漲紅了臉,眼睛里滿是怒火,嘴里吼道:“不許你罵我妹妹!”那是我第一次見他那么憤怒,說完,他想都沒想就撿起一個石頭向那個男生砸去。

          頓時鮮血順著男生的臉頰滑落,他的眼鏡也被砸壞散落在地上,男生捂著額頭,嘴里嚷嚷著“你們死定了”,就朝班主任辦公室跑。

          班主任把男生送到醫務室包扎傷口,不一會兒,他的父母就火急火燎地來了,一看見哥哥就破口大罵,讓賠償醫藥費。

          哥哥站在角落里,握緊了拳頭,整個人都在瑟瑟發抖。等到下午的時候,不知道老師怎么聯系上了外婆,她顫顫巍巍地出現在了老師的辦公室門口。

          一聽說哥哥惹了禍,要道歉賠錢,外婆瘦骨嶙峋的身體輕輕一顫,但她努力挺直了腰板,對老師以及男生的家長說:“賠錢是肯定要賠的,但是我家孩子是什么樣,我自己清楚,他不會無緣無故惹事,所以我們堅決不道歉。”

          最后,外婆賠償了那個男生醫藥費、眼鏡費一共五百元,是我們一家人兩個月的生活費。

          放學回到家,哥哥就躲進了屋子里,任誰敲門都不開,晚飯也沒有吃。

          外婆老淚縱橫,摟著我說:“咱們雖然窮,但也是有志氣的,你和哥哥這些年受的委屈,外婆都看在眼里。”

          從那以后,我就告訴自己,一定要拼命努力,讓自己強大起來,這樣才能保護好外婆和哥哥。

          就這樣煎熬著,我們升到了初三。那個冬天,外婆感冒生病都舍不得看病吃藥,最終積勞成疾,病倒在了菜攤上。

          治療費高昂,住醫院又需要人照顧,眼看著我們正處于升學的關鍵時期,外婆死活不愿意接受治療,堅決告訴我們,她吃點藥回家睡一覺就好。

          最終,哥哥決定放棄學業,他堅定地對我說:“反正我也考不上高中,就讓我回家照顧外婆吧,我已經是男子漢了,以后我保護你們。”

          就這樣,未滿18歲的哥哥輟學回家,承擔起了供我讀書和照顧外婆的重擔。

          那一病之后,外婆的身體日漸衰弱,哥哥每天接替她去蔬菜批發市場進貨,外婆的腿腳越發地不好了,連走路去菜市賣菜都變得很吃力,所以菜攤只好擺在家附近的小路上。

          哥哥每天批發菜回來后,讓外婆照看菜攤,他又去郊區的庫房幫人搬貨,晚上還找了個在老小區里守大門的工作。

          哥哥算賬特別吃力,好多時候我幫他統計工資,都發現他的賬目不對。

          有時候是他買菜別人多收了他的錢,有時候是他晚上替人開大門,每開一次會有兩塊錢的開門費,別人欺負他不會認錢,總是拿假錢糊弄他,他還傻癡癡地自掏腰包,找人真錢。

          這些年大大小小的虧,哥哥吃過不少,雖然他老被人欺負,卻總是憨笑著寬慰我和外婆:“沒關系,吃虧是福。”

          因為擔心我下了晚自習一個人回家不安全,哥哥學會了騎自行車,每天晚上九點,他總會準時出現在校門口,風雨無阻。

          一個深冬臘月的夜晚,天空飄起了雪花。我一出校門,就看見哥哥正望著一輛白色的轎車發呆,我問他在看什么,他一臉羨慕地說:“如果我也有一輛車就好了,這樣你就不會受凍了。”

          坐在自行車后座上的我,淚流滿面。
         

          6

          中考越來越近,為了節約時間,我決定不回家吃午飯,大多數時候,我就隨便買個饅頭應付一頓。

          一天中午,我正啃著饅頭在教室看書,哥哥送貨到學校食堂,順帶來教室看我,看見我正在吃饅頭,生氣地對我說:“你每天讀書那么辛苦,就吃饅頭怎么行?”

          那之后,哥哥中午一有時間就往學校跑,總會帶些好吃的給我,有時候是雞翅,有時候是雞腿,其實我知道,這些都是他們倉庫的工作餐,他舍不得吃,省下來留給我的。

          2007年夏天,我以年級第一的成績考入縣重點高中,外婆和哥哥臉上都樂開了花。

          哥哥拍著我的肩膀,讓我放心去上學,學費的事情他會想辦法,他堅定地告訴我,他一定會把外婆照顧好。

          那時候,倉庫老板見哥哥踏實,又知道我們家的情況,便把哥哥介紹到他親戚家學修自行車,他對哥哥說,掌握一門手藝,在家門口開一個修車鋪,不僅比打工強,還能照顧家里。

          于是,哥哥一邊打工,一邊學習修理,他雖然腦袋不夠聰明,但是在修車上竟然有些天賦,學了半年不到就能夠獨立修車了。

          我在縣城里上學,為了節省路費,一個月才回家一次,每次回去,哥哥總會買很多好菜。

          他已經學會了做飯,雖然味道不怎么樣,還經常是黑暗料理,但我和外婆卻吃得樂此不疲。

          2010年6月,我順利考入成都一所重點大學,選擇了行政管理專業,拿到錄取通知書的那天,哥哥激動地滿街跑,見人就說他的妹妹考上大學了。

          9月,我收拾了行裝,一個人踏上了去省城的求學之路,我原本打算帶哥哥和外婆同行,他們卻因為舍不得路費死活不愿意去。

          臨走的時候,哥哥拿了張銀行卡給我,他說女孩子在外面一定不能虧待自己,缺錢就跟他說,他給我想辦法。

          末了他又一臉嚴肅地對我說:“你一定不要讓人知道你哥哥是傻子啊,我不想給你丟臉。”

          酸楚涌上心頭,這么好的哥哥我驕傲都來不及呢,怎么可能給我丟臉呀,我一把抱住他,淚水打濕了他的肩膀。
         

          7

          上大學后,我也沒有懈怠,每天堅持泡在圖書館里,利用一切空閑時間做兼職,每學期都努力爭取全額獎學金。

          我在生活上能夠自給自足后,哥哥的負擔減輕了不少,他用微薄的積蓄在家附近開了個修理鋪,外婆可以在鋪子里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,就不用再那么辛苦地擺攤賣菜了。

          2014年,本科畢業后,我放棄了保研的機會,選擇參加選調生考試,回到家鄉所在的縣城,成了一名公務員。

          那一年的春節,我買了對聯和窗花回家,那是養母過世后,我們第一次把家里裝扮得如此喜慶。

          年夜飯上,哥哥跟往常一樣把魚泡夾進我的碗里,又將魚刺最少的肚皮部位夾進外婆碗里。

          他的手因為常年修車,顯得粗糙不堪,指甲縫里的油漬已經鑲嵌進了皮肉里,怎么都洗不干凈,無言地訴說著他這些年的艱辛。

          我望著眼前這個從17歲就獨自扛起整個家的大男孩,想起養母臨終前的托付,終于下定了決心,我要嫁給他,陪在他的身邊,用一輩子來報答這份養育之恩。

          “等過了年,我們就結婚吧。”我望著他,語氣很平靜。

          他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,轉瞬立即搖著頭反對起來:“我知道自己傻,但不能害妹妹啊。”

          外婆也堅決不同意,她說這二十多年的朝夕相處,在她眼里,我一直都是她的親孫女。

          她希望我能夠嫁給一個好人家,如果可以的話,她懇請我將來能夠帶上哥哥,保障他有口飯吃就好。

          哥哥埋頭扒著飯,抬頭對外婆說:“我可以養活自己,只要曉菊過得好我就開心了。”

          從那以后,哥哥總是更加努力的工作,他告訴我他要存很多錢,還要照顧好外婆,這樣我就可以安心嫁人了。

          2018年初春,在同事的介紹下,我認識了汪浩,他是一名警察。

          他的父母在他上大學的時候因為一次意外,雙雙過世,家里只剩了他一個人,因此他對親情有著更深刻的認知。

          在了解我家的情況后,汪浩不禁為我們一家人的親情所感動,欣然地了接受我的外婆和哥哥。

          2019年夏天,我與汪浩結婚了,當婚紗落地的那一刻,我看見哥哥眼里溢出了淚花,他的小小新娘終于成了別人的新娘

          或許,那些他替我負重前行的歲月,我這一生都無法回報他,但我一定會用我的余生去保護好他。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【本文來自知音旗下公眾號:知音真實故事 ID:zsgszx118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】

        字號:T|T
        關注我們:

        新聞熱搜詞

        你可能還會喜歡以下內容

        編輯推薦

  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  收起評論

        熱點聚焦

        熱點視頻

        圖文欣賞

        1/5

        精彩推薦

        回頂部

        快三彩票计划骗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