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code id="rkdeb"><em id="rkdeb"></em></code>
      <th id="rkdeb"></th>
      1. <tr id="rkdeb"></tr>
      2. 知音網首頁 > 情感 > 情感故事 > 親生父親變身“長腿叔叔”資助我成人,卻為何打

        親生父親變身“長腿叔叔”資助我成人,卻為何打死不相認?

        www.chadamax.com 2020-07-17 16:42:52 知音真實故事 我要評論

        字號:T|T

        孤兒于利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直不求回報地資助他的“親爹”,可是“親爹”卻始終不肯與他相認。于是,他心生一計……

        \

         

          01

          我叫于利民,2000年生。我是個孤兒,聽愛心媽媽說,我在約2歲的時候被丟到了鐵嶺市福利院門口。當時我身患多種疾病,命懸一線。

          好在經過救治,命大的我也磕磕絆絆地長大了。后來,我跟了愛心媽媽的姓,取了個“利民”的名字,寓意長大后報效社會。

          被扔到孤兒院的孩子,尤其是男孩,大多都患有先天殘疾或較重疾病,能治好的微乎其微,而我就屬于被治愈后、健康長大的幸運兒。

          孤兒院給了我一個家。但這個家里有幾十個不同年紀、不同背景的“兄弟姐妹”,我們的“媽媽”“爸爸”,都是共享的;書里和電視里呈現的溫馨家庭的畫面,只能反復在我們的腦海中回想。

          打小我就經常做夢,盼望著親生父母有一天能找回我,讓我體會親情的溫暖。孤兒的身份以及對親密關系的渴求,讓我膽小、敏感、內向。

          記得在上小學的時候,一次放學,我回福利院后正好看到愛心爸爸在幫我們年紀小的男孩們洗衣服。我便趕緊走上前去說,今后我的衣服可以自己洗。這樣,愛心爸爸可以有更多時間去照顧其他的弟弟妹妹們。

          愛心爸爸高興地夸贊我長大了,懂事了。然而,俗話說“會哭的孩子有糖吃”,所謂的“懂事”,換來的是,從那以后,愛心爸爸真的再也沒幫我洗過一次衣服。我的內心充滿了失落。

          無數個冬天,想到學校里的其他同學都有父母幫忙洗衣服,我常搓著凍得像包子的小手,躲起來偷偷地哭——如果我有親爸親媽,他們一定會幫我洗,會摟著我給我講睡前故事,會讓我騎在爸爸的肩上……

          在孤兒院的十幾年,我最喜歡的就是每周末的社會交流活動。因為經常會有社會慈善人士來送溫暖,給我們捐一些二手衣物、書籍等生活用品。

          多年來,一位姓楊的叔叔來得最勤,對我尤為關照,我為數不多的幾套新衣服,都是楊叔送給我的。

          我上高中的那一年,楊叔還送了我一部國產手機,讓我努力考大學,平時有什么心事可以隨時向他傾訴。可以說,無論是物質上、還是精神上,楊叔都給了我不少關懷和慰藉。

          只可惜,我的腦瓜并不爭氣。2017年,我在他的資助下讀到了高二,成績不理想,考大學無望,于是輟學準備進入社會。

          楊叔聽說后,專程趕來好心規勸。可我真的對學習絲毫不感興趣,只想著早點進入社會、掙錢養活自己。

          楊叔見無法說服我,便說他的店里正在招伙計,如果我愿意,可以暫時先到他店里打工,不至于流浪社會。

          不知道為什么,我對楊叔總有一種說不出的親近感,現在可以與他一起工作,正是求之不得的好事。所以,我連連點頭答應。

          02

          楊叔在他所住的老舊小區內開了個“楊氏”足浴按摩店,這個店大概四五十平,兩室外加一個走廊,主要是做小區熟客的生意。

          開工不久,社區大爺大媽看到店里來了新伙計,都說“這下好了,老楊有個幫手,可以喘口氣了”!

          熟客們把我端詳來端詳去,打趣說,嘿,和老楊長得還挺像,一看就是有緣人;也有些新客人直接就把我當成楊叔的兒子,喊“小楊叔”“小楊”的都有。

          時間長了,我也從小區里來洗腳的客人們口中隱約知道了楊叔的事兒:他本來有妻有子,在十幾年前,妻子患了乳腺癌,幼子也好像是得了一種很難治的病。

          為了治病,楊叔傾家蕩產,后來,聽說他帶妻兒去北京的醫院看病,結果妻兒都死在了那兒,只有他孑然一身,回到了老家。

          后來,他就租下門面,開了這個小小的洗腳店糊口。因為楊叔與人和善,也有街坊幫他撮合,讓他再找個女人成家。

          可是,不知為何,一直也沒能成功。楊叔便成了個老單身漢。鄰里都覺得他老實本分,挺不容易的,大家都愿意來照顧他生意,幫他一把。

          得知楊叔生活并不如意,這么多年還一直資助我,我心里更是說不出的感動和溫暖,對他更多了一份信任和依賴。

          楊叔的家在五樓,和足浴店是同一棟樓。我無家可歸,楊叔便邀我和他同吃同住。

          這是一個才六十平方米的小房子,兩室一廳。因為是老小區,房子比我孤兒院的房間還舊,兩平方米的廁所里只有個蹲廁和淋浴頭。

          客廳里只有兩把椅子,一個老舊的沙發。沿著窗戶的墻壁,堆滿了足浴店要用的泡腳藥材。

          楊叔早就收拾出了一個房間,幫我換了干凈的床單被褥。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可以獨享一個房間,我在踏進房門的那一刻,忍不住聳動著肩膀,哭了起來。

          楊叔善解人意地拍拍我,說:“好孩子,不哭了!以后,這兒就是你的家,咱爺倆兒好好過!”我激動地一頭扎在楊叔胸前,啜泣起來……

          后來,楊叔一直用實際行動兌現著他的承諾。

          白天,我在足浴店里負責給他打下手,端腳盆、做清潔。每天關門后,楊叔還耐心地教我一些按摩手法,他說,技多不壓身,多學一門手藝,總是好的。

          店里有幾個標有穴位的腳部模型,一次我在練習的時候,手勁大了,一下子把一個模型捏碎了。

          楊叔聽到聲音,第一反應不是看模型,竟是握起我的手,反復翻看:“有沒有被扎到?手腕扭到沒有?”

          第一次有人如此細致地關心我、在意我!我感動得身子都有些顫抖,楊叔還以為我傷到了哪里,不停查看著。

          03

          店里有一個大容量洗衣機,用來洗客人用過的毛巾。楊叔自己的衣服,每次都扔進去和客人的毛巾一起攪,由于毛巾需要滴消毒液消毒,導致他身上常年有股消毒水的味道。

          可是,他卻從來不讓我把自己的衣服丟進去,而是讓我放在一邊,稍后單獨洗。一次,我去后房端水,看見楊叔正細細地給我搓洗之前衣服上濺到的污漬。

          我既感動又惶恐,趕忙奪過來,說扔進洗衣機里就行了。哪知楊叔說:“不要不要,洗衣機是大鍋攪,洗不干凈,你的衣服還是我來手洗,這么年輕的小伙子,得穿得干干凈凈才行!以后這些都交給我!”

          這番話瞬間讓我想到以前在孤兒院的那一幕,曾經以為一輩子都不可能體會到的溫暖,竟然實現了!

          我第一次,那么真切感受到“家人”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!那一刻,我甚至有種莫名的沖動,想喊他一聲“爸爸”!

          2017年11月的一天,我意外從客人和楊叔的閑聊中知道,楊叔的兒子竟是兩歲左右夭折的。

          夭折的那一年,正好是我被扔在孤兒院的那年,甚至連月份都一樣!然而他具體得了什么病,妻子和兒子葬在了哪兒,楊叔卻從未透漏一絲一毫。

          年底的時候,有一位30來歲的客人陪著他爸媽來我們店里洗腳。老夫妻是住在這小區的老居民了,而他是在大城市搞科研工作的。

          楊叔趕忙喊我招呼客人。就在我們分別端上三個洗腳盆,開始低頭為他們專心捏腳時,那個年輕客人突然笑著說:“我猜你們是父子吧?看,你們都是頭頂雙旋,有這樣的特征的,一般都是遺傳。”

          見我一臉懵,年輕客人繼續給我科普了一些其他的基因遺傳性征,并且驚奇地發現我和楊叔的雙手大拇指都可以向手背外側翻折90度。

          他說,這個比率只有幾萬分之一!這時,楊叔愣了一下,趕緊解釋說:“我們不是父子,他只是個幫忙的伙計。”

          聽到這里,我默默咬著下嘴唇,低下了頭。曾經的那種自卑再次卷土重來。年輕客人趕緊道歉,還輕聲嘀咕了一句,說:“這非親非故的,真是太有緣了!”

          

          04

          說者無意,聽者有心。客人帶著父母走后,他說的那些話卻在我心里扎了根。

          接下來的幾天,我在網上搜索了許多相關信息,驚奇地發現,我和楊叔真的有太多相同的基因特征,例如耳前瘺管、卷舌等等。

          而且,除了這些遺傳性征,他的兒子“消失”的時間和我出現在孤兒院的時間也都對得上。若說我們沒有血緣關系,那這巧合的程度未免也太不可思議了!

          旋即,多年來,楊叔待我的一幕幕在腦海里不斷閃過:記得有一次冬天下大雪,他特意趕到學校,給我送了一套加絨的毛衣毛褲,讓我趕緊穿上別著涼。

          臨走時,我說謝謝楊叔,可他卻答:“在孤兒院里叫叔,這兒就咱倆,不用這么客氣。”

          那個時候,我就好想問他:“能叫爸爸嗎?”可最終,因為自卑又害羞,我始終沒敢說出口;

          在我輟學的時候,楊叔二話不說帶我回家,給了我前所未有的家庭溫暖,還每個月給我卡上打2600元的工資,甚至還親手給我洗衣服……

          如果非親非故,他干嘛要對我這么好?我內心多么渴望跟他的關系能夠近一些,再近一些。

          現在,一切的證據都朝著一個方向在暗示我——我極有可能就是楊叔那個“夭折”的兒子。

          可是,為什么每當我問及他的妻兒時,他要么避而不答、要么含糊其詞呢?還有,他當年又為何將我丟棄在孤兒院呢?

          一連串的問題不斷困擾著我。我暗自發誓:一定要搞清楚這些事。于是,我決定試探下楊叔,搞清楚自己的疑慮。

          有一次,我拿了一段新聞視頻,若無其事地拿給楊叔看。視頻是一個年輕父親丟棄了自己的自閉癥女兒,如今那孩子長大后,檢查出患有白血病,社會召集尋找這個父親,為孩子捐獻骨髓救命。

          我問楊叔怎么看這事兒。哪知,正忙著算賬的楊叔瞄了一眼,敷衍著說:“遺棄了就遺棄了,這天大地大,哪里尋得著?就算看到告示,遺棄的家人也不會出來相認的!”

          楊叔的回答瞬間澆滅了我內心渴望已久的期盼。

          我不死心,又在某天客人夸我手法好時,故意借開玩笑對楊叔說:“客人都說我這手藝是‘祖傳’的呢!要么我也干脆改姓楊吧,這樣,咱這店就是徹徹底底的‘楊氏足浴’了!”

          沒想到,一向笑瞇瞇的楊叔變得嚴肅起來,嗔怪道:“你有你自己的姓,跟我姓干什么!男人的姓氏可不能隨便改!”

          楊叔的態度讓我陷入了巨大的失落和痛苦中。

          我激動地漲紅了臉,差點就將心里的一切,朝他一股腦兒吼了出來:為什么當年要拋棄我,讓我這十幾年來背負孤兒的身份,嘗盡冷眼?

          如今,既然把我留在身邊,為什么又死活不肯認我,這到底是什么意思?

          憤怒和失落讓我不能自已。我在心里萌生了一個計劃,決心要報復下他,讓他嘗一嘗痛苦的滋味!

          05

          在楊叔店里干的這一年多時間,其實,我一直掌握著他經商的秘密。因為,我發現楊叔也并不像大家口中說得那么“完美”。他做生意,雖然只是小本買賣,但也有很多“雞賊”的地方。

          比如,客人得了灰指甲,他會給客人拿價格最高、療效卻一般的藥,以次充好。這樣,客人的病癥就會拖拖拉拉,多來幾次,這樣足浴店才有得賺,才能最大化的節省成本。

          還有,楊叔有時會偷偷留下有腳氣客人的洗腳水,把它們偷偷摻進健康客人的洗腳水中,一來二去的,讓他們也染上腳氣。

          因小區的人都習慣了來我們這兒洗腳按腳、治治小毛病,得病的人越多,我們生意才能紅火。

          之前,楊叔的這些做法讓我心里有點別扭,但他畢竟是我心里最親近的人,我自然不會揭發他。而且,我想著腳氣也不是什么大事兒,便也睜只眼閉只眼,默許自己成了“幫兇”。

          但現在,我要報復他,這些貓膩便是可以利用的籌碼。后來,我又故意引誘他說出一些話,用手機錄下來,并拍下他偷添腳氣水的罪證,有圖有真相。

          2019年2月底,我實名將他的所作所為,舉報給了本地的工商局和衛生局。

          當工作人員前來封店的時候,街坊鄰居里三層外三層都來看熱鬧,我也情景再現地給大家說了楊叔的罪行。

          一傳十、十傳百,大家都震驚了,想不到多年的鄰里鄰居,表面忠厚老實的楊叔,竟是這樣一個干著齷齪勾當的害人精!

          但漸漸地,大家的評價也出現了兩極分化。一方面,大家覺得楊叔干的事兒,太不地道了,被工商懲處,是罪有應得;

          另一方面,大家又覺得他經營生意也挺不容易的,各項服務的收費也低于市場價,而同為幫兇的我,被人收留還反咬一口,是徹頭徹尾的白眼狼!

          幾天下來,整個社區都對這件事議論紛紛。雖然,我要報復楊叔的目的是達到了,但我自己的名聲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          舉報楊叔后,我也不便在他家住了,暫時住到了個破舊的小旅館里。兩周后,楊叔經過停業整頓,在繳納了罰款后,在一家網吧找到了我。

          他說要請我吃飯,把我帶到一家餐廳,先是對他自己經商中的錯誤行為進行了反省,而后,他問我:“孩子,我的這點小手腳,明明你一早就知道了,為何等了一年多才去舉報?我自問一向對你不薄啊,你這到底是為什么?”

          那一刻,我內心長久的憤怒與委屈急需宣泄。

          我怒目相向,質問他:“你知不知道,因為我是孤兒,從小到大,我受了多少欺負,受了多少白眼?學校沒有一個同學跟我玩,他們都說我是‘野種’,沒爹沒娘,不干凈!

          “別的小孩最喜歡家長會,但我最害怕了,因為愛心媽媽根本沒有時間去參加每個孩子的家長會。好不容易……好不容易你來找我了,還帶我回家,但你為什么不認我!我是垃圾嗎?想扔就扔,想撿就撿!

          “那么多年,我心里多痛苦,我都可以不追究,我只要你認我!可是,你為什么就是不認!為什么!”我義憤填膺、聲淚俱下地歷數他拋棄我的“罪行”,一邊控訴,一邊眼淚撲簌簌地掉。

          楊叔聽了半晌,表情從驚訝變到疑惑。后來,他坐到我身邊,輕輕摟著我的肩膀說:“孩子啊,是不是有什么事兒讓你誤會了,我不是你的親生父親,我自己的兒子早就死了,死在去北京看病的路上啊!”

          06

          什么?我不是楊叔的兒子?還是他依然臉不紅心不跳地欺騙我?楊叔見我一臉疑惑不解的樣子,說吃完飯會帶我回家,證明給我看。

          后來,在楊叔家,他從臥室床底下拖出個一直上鎖的破箱子。打開一看,里面是他的妻子、幼子的照片和當時的死亡證明。那個孩子與我幼兒時的照片有幾分相似,但絕對不是我。

          楊叔嘆了口氣,接著說:“我當年啊,是自己沒用,賺不到錢,沒給老婆孩子一天好的生活,他們得病了,連天安門升旗都沒看到,就死了……都是我沒用,是我害了他們……

          “這么多年,我心里始終過不去這道坎,既然我兒子不在了,我就想,能不能給別的苦命孩子一點溫暖?所以,后來,我就去了孤兒院,第一眼就看到了你。

          “我當時就覺得,這是不是我那苦命的孩子給我的一份念想,讓我在這世上找到個跟他相似的孩子?

          “所以啊,我就一直資助你,希望你健康長大。這么多年,我不提這事兒,只是不愿觸及過去。老婆孩子的命都沒了,這是我這輩子最大的遺憾。”

          聽著楊叔這一番推心置腹的話,我驚呆了。

          原來,一切的一切,都是我的誤解和自作多情,那些所謂的基因顯性特征,還真就是巧合!我瞪著眼睛,看著楊叔和善又真誠的臉,一時消化不了這巨大的信息逆差。

          楊叔與我沒有任何血緣關系,卻心甘情愿為了我一個陌生的孤兒奉獻這么多!而我,居然恩將仇報,真是個白眼狼!

          我默默低下了頭,一時不知道說什么好,羞愧難當。

          楊叔給我倒了杯水,開解我:“孩子啊,不管是啥誤會,你做的都對。被整頓的這些天,我都不敢出門見人。感覺自己臉上就寫了‘騙子’二字。現在我真的特別后悔,都是鄰里鄰居的,我咋能做出這么缺德的事兒呢?哎……”

          2019年4月初,徹底打開心結的我們在居委會的安排下,召開了一次小型的認錯會。

          我們二人真心向所有居民們道歉,楊叔還向每一位居民代表鞠躬認錯,并提出,愿意拿出所有積蓄為大家賠償,并發誓從今往后絕不再犯。

          沒想到,這些老鄰居們竟然紛紛選擇了原諒,并說,只要我們以后誠信經營,還會來我們店內照顧生意。這把我和楊叔感動得淚水漣漣,相視而笑。

          居委會在聽說了我們這段曲折的“認親”鬧劇后,還撮合著說,既然這么有緣,又有了這么多年的感情基礎,干脆就認個親算啦!我和楊叔也正有此意。

          于是,5月,我們足浴店重新開業的那天,我和楊叔在小區鄰居們的見證下,正式互認為父子,那是我永生難忘的一天。

          我流著眼淚,緊緊摟著楊叔,哦,不,是我的父親,對他說,我一定好好做人,長大報答他的恩情。

          我爸欣慰地笑著,臉上的皺紋,像綻開的花兒般燦爛。我們兩個孤獨的男人,終于在這世上找到了彼此的依靠……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【本文來自知音旗下公眾號:知音真實故事 ID:zsgszx118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】

        字號:T|T
        關注我們:

        新聞熱搜詞

        你可能還會喜歡以下內容

        編輯推薦

  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  收起評論

        熱點聚焦

        熱點視頻

        圖文欣賞

        1/5

        精彩推薦

        回頂部

        快三彩票计划骗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