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code id="rkdeb"><em id="rkdeb"></em></code>
      <th id="rkdeb"></th>
      1. <tr id="rkdeb"></tr>
      2. 知音網首頁 > 情感 > 情感故事 > 扣綠帽給自己的“好男人”

        扣綠帽給自己的“好男人”

        www.chadamax.com 2020-07-17 16:45:50 知音真實故事 我要評論

        字號:T|T

        主人公廖一方,年輕時不顧一切地下嫁給了各方面都不如她的丈夫,丈夫對她也非常寵愛和體貼。誰知道,這背后,竟然藏著一條人命的代價……

        \

          01

          2019年8月底,我正在水果批發街的門市忙著理貨,突然接到警方的電話:“是廖一方嗎?我們是縣刑警隊的,何志杰在看守所,想見你一面。”

          我平靜地告訴警官:“我是不會去見他的。我們已經離婚,我如今也再婚了,他的事早就跟我沒關系。”

          沒想到,警方居然一再勸我:“他是跟你無關,但他畢竟是你女兒的父親。你見了他之后,就明白了。”

          我叫廖一方,出生在大西南一個小鄉鎮。90年代,我成為我們鄉鎮走出來的第一個大學生。2001年大學畢業后,我考公務員沒考上,后來通過招聘,進了設在我們縣城的大型卷煙廠旗下的印務公司。

          那個年代,在我們縣城,女大學生很稀有。所以,我一進印務公司,整個卷煙廠就沸騰了。從科研室到卷煙廠,印務公司到紙箱車間,我出現的地方,總有一堆男人圍觀。

          不過,當時的我,心高氣傲,預備一邊工作一邊準備繼續考公務員,根本沒想過談戀愛。

          跟何志杰認識,真不知道是我的幸運還是劫難。

          當時,我的職位是印務公司的庫管,每天的工作就是接收、分發原材料和成品,將公司生產的卷煙包裝材料押運到一街之隔的卷煙廠。

          卷煙廠的紙箱車間,緊鄰原材料倉庫和成品庫。每次送貨,為節約時間和體力,我會選擇穿過紙箱車間這條捷徑。

          每次穿過紙箱車間,紙箱車間的男工人都會沖我吹哨、嬉笑。我特別厭惡。但何志杰不同,他是整個卷煙廠第一個靠近我、對我施以援手的人。

          何志杰比我大兩歲,身高不到一米七,又黑又瘦。他家里有一個哥哥一個姐姐,他出生沒幾天,父親就出意外身亡,整個家全靠母親撐著。初中畢業后,何志杰就外出打工了。

          在外面闖蕩了幾年后,他回縣城在一家板材廠打工。他姐夫在卷煙廠工作,2002年年初,他姐夫在紙箱車間幫他找了份臨時工。

          不管是家庭條件,外形,還是學歷,他都不是我的理想對象。當所有想追我的人都娘們兒唧唧地看都不敢看我一眼時,瘦瘦小小的何志杰卻跳出來幫我送貨,跟我聊他在北京、廣東打工時的見聞。

          他身板小,但性格爺們兒。最重要的是,他一個只有初中文化的臨時工,業務能力不錯,居然通過嚴苛的考核,成了廠里的合同工。我過生日時,何志杰也沒磨嘰,直接跟我表白了。我決定和他處處看。

          沒想到,戀愛不到兩個月,我就稀里糊涂跟他回了一趟老家。在婆婆的神助攻下,我又稀里糊涂跟他訂了婚。

          婆婆待我是真好,做點兒好吃的就千里迢迢地送到縣城來給我。我跟何志杰鬧脾氣,她必定教訓何志杰。我父母看不上何志杰,婆婆就鞍前馬后替何志杰排雷。

          2003年,婆婆支援何志杰在縣城最高檔的小區按揭了一套130平的房子。這年五一,我和何志杰結婚了。

          02

          婚后,婆婆過來幫我們料理家務。在婆婆的調教下,何志杰把我伺候得像女王。

          2004年,我生下女兒,何志杰為了方便我和孩子出行,按揭了一輛轎車。我雖然是大學生,但崗位一直沒調動,工資不高。房貸車貸養孩子,處處要錢。

          何志杰倒是很爭氣,他主動調到了業務崗,工作兢兢業業,薪水一直在漲。他總告訴我:“你喜歡什么就買,你一個大學生跟了我,生活不能比你的同學們差。錢的事兒,交給我。”

          婆婆精明能干,家務孩子完全不用我操心。平日里,婆婆有口好吃的,都不忘給我爸媽送一份。婆媳矛盾,親家矛盾,在我這里,統統不存在。

          日子越過越安逸,考公務員一類的話,我再也沒提起過。

          這些年,孩子上最好的學校,我一年一趟出國游,看中的包包和化妝品想買就能買。當初竭力反對這樁婚事的同學和親友們,沒有一個不羨慕我的。

          一直以來,我都覺得自己有眼光,從一灘爛泥里,發現了何志杰這塊璞玉。婚后的安逸和幸福,是對我“不欺少年窮”的最好獎賞。

          誰知道,我的幸福婚姻,半路翻車了。

          2016年3月的一天,何志杰沖到我的辦公室,慌里慌張地說:“老婆,我出事兒了,得出去躲一躲,家里就全靠你了。”話還沒說完,他就要跑。

          我聽得一頭霧水,趕緊將他拉出了辦公室,找了個僻靜的地方詢問發生了什么。在我的再三追問下,何志杰坦白:“幾年前,我發現同事伙同庫管員、搬運工盜賣庫房的卷煙。

          “當時,為了維持家里的開銷,我沒有檢舉他們,而是,跟他們合伙了……幾年下來,一直沒事兒。前不久,庫管員‘失手’被保衛科抓了,我們其余幾個決定外逃。”

          我這才如夢方醒!

          這些年,房貸、車貸、孩子的教育,我的旅游、包包、化妝品,原來是這么來的!我不是沒懷疑過,可我每次問他,他都說是提成、獎金、陪領導出差的補貼……

          我痛心疾首!我的虛榮心和懶散,坑了自己的老公!我正準備勸他去自首,一扭頭,發現他已經不見了蹤影。我心急如焚,只好趕緊聯系姐夫和姐姐。可他們也一籌莫展,毫無辦法。

          當天深夜,我接到何志杰用陌生號碼打過來的電話。他說,他們三個已經到了鄰省,準備搭乘凌晨的列車逃往新疆。我嚇得直掉淚,好說歹說才勸動他回來自首。

          何志杰被判刑兩年。

          03

          為了配上我,滿足我的欲望,他犯了這么大的錯,我非常愧疚。我決心好好賺錢,照顧好婆婆和女兒,等他刑滿釋放時,再將這個家完整地交給他。

          為了這個家,我一邊減少不必要的開支,一邊做微商,在朋友圈賣紅糖、女士內衣等物品,一個月能有一千多塊的收入。但這些,遠遠不夠。

          孩子上了初中,上培訓班開銷大;何志杰在監獄,也需要每個月上交生活費。

          2016年秋,我得知一個大學同學在新疆租地種蘋果,便立即請假去考察,并與同學達成合作,做了代銷。

          從新疆回來后,我就去縣城租了一個冷庫,從新疆拉回來一大卡車的蘋果,每天利用午飯和晚上下班后的時間,用自己的車一趟趟給客戶送貨上門。

          日子總算能度過去了,手上還有了余錢。每次去探監,我都勸何志杰好好改造,爭取減刑,我和孩子在家等他回來。

          何志杰一直都表現得不錯,每次帶錢過去,他都要給我道歉,說他犯渾坑了我,還叫我少上交點兒生活費,讓我留著錢給自己買一兩身好衣服。我和孩子,還有婆婆,對他還是很有信心的,就等著他早點出來,一家四口重新開始。

          可是,2017年7月開始,何志杰有些不對勁。

          我去探監,他很突然地跟我說,他身體不好,監獄里有些重體力活他扛不住,讓我多上交點兒錢,他好用來疏通關系,爭取調整到輕松一點兒的崗位上。

          我也發現,他精神頭沒之前好,有時跟我說話心不在焉。監獄里的生活,我不知情,但也能想象得到,那種日子不好熬。

          看他那個樣子,我也心疼,開始給他多上交一倍的生活費。誰知道,他要錢一次比一次多。

          我沒有多想,手頭緊張時,就通過透支信用卡、借債等方式滿足他的需求。到2018年春節,我才驚覺,大半年的時間,何志杰前前后后讓我上交了5萬生活費。

          我對這個數字很疑惑,但也沒往深處想。

          2018年5月,何志杰減刑出獄。一家團聚的歡樂,很快就被他的再就業困難給消耗了。我和姐姐想盡辦法幫他找工作,得知他坐過牢,對方紛紛擺手拒絕。

          何志杰很受刺激。我擔心他閑在家會胡思亂想,便提議他幫我送貨。送了幾天貨,他就不干了:“送水果,那一箱好重,我身體吃不消。”

          當時,婆婆也學我做微商,在朋友圈賣牛肉醬和泡菜,生意還不錯。婆婆便讓他幫忙送。他又不干:“那些客戶不是鄰居就是以前的同事圈子里的,給他們送泡菜送醬,太丟人了!”

          見他沖婆婆甩臉子,我看不下去了:“我不指望你養家,但你至少要養活自己。”

          意外的是,耙耳朵何志杰,居然火冒三丈,沖我大吼大叫:“我這九十幾斤的身板兒本來做不了重活,坐牢又累垮了,作為男人,難道我不想賺錢養家嗎?以前我能賺錢就對我笑嘻嘻的,現在,我賺不了錢了,你們就嫌棄我了!”

          他這么一說,我很難過,覺得自己對不住他。我跟他解釋:“我們沒有嫌棄你。你要想個門路,我們都支持。”

          04

          不久,何志杰找我商量:“聽說湖南麻陽的橘子品質好、銷路好,正好你手里有客戶,能賣蘋果,那也可以賣橘子。我打算去湖南考察。”看他這么積極主動地行動起來了,而且想法還不錯,我當然支持。

          何志杰從我手里拿了一萬元,開車去了麻陽。麻陽離我們這大概三個多小時車程,可他一去,就去了四天。回來后,他精神懨懨地,躺在沙發上像一灘爛泥。

          晚上吃飯,我詢問他考察的情況。他淡淡地說:“橘子利潤不高,我再想其他門路吧。”既然沒訂貨,我就問到了那一萬元錢。何志杰突然不耐煩地說:“花完了。”

          我驚呆了。四天的衣食住行,加油費,路橋費,頂天了3千塊。這一萬,我得給人送多少貨才能掙來?我有些生氣,他倒好,放下碗筷就回房間悶頭睡覺。

          那莫名其妙花光的一萬元,讓我寢食難安。幾天后,我去洗車,發現車里有幾張他去麻陽考察期間的路橋票。

          我撿起來一看,差點氣得背過氣去。何志杰根本沒去過麻陽,而是去了他曾經服刑的監獄!

          我氣急敗壞地將票據丟到他跟前,質問他。他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,堅持說自己去了麻陽,只是回來那天去看了出獄的獄友。

          我根本不信,又怕我的言行會刺激到他,畢竟他是因為這個家才有了污點,斷送了前途。

          我沒有追究,可他倒好,開始明目張膽地每個月開車去監獄,有時還找我要錢。為了讓他盡快回歸生活,我每次都給了,還勸他不要跟獄友來往過多。

          2018年6月,我升職加薪,除了原來的工作,我還要負責接待,經常半夜三更陪領導、客戶喝酒,唱歌。

          公司應酬特別多。起初,何志杰會去接我,還囑咐我要小心,千萬不要喝酒。后來,他開始莫名其妙沖我發火,讓我別干了。

          我本來也想辭去這一職務,可考慮到何志杰沒有收入,女兒即將上高中開銷會更大,只好硬著頭皮做下去。

          何志杰跟我爭執了幾次后,開始跟我對著干。只要我出去應酬,他就跑出去打牌,吃喝。

          有一天,我陪領導接待客戶,實在推辭不掉,喝了幾杯紅酒。飯吃完了,領導又要去唱歌。在KTV,又被勸了幾杯紅酒。回到家時,已經凌晨一點了。

          我頭痛欲裂,趕緊洗漱了躺下。剛瞇著,何志杰就從外面回來了,怒氣沖沖地一把將我揪起來,粗魯地質問:“喝酒了?跟誰喝的?喝到三更半夜才回來?”

          我迷迷糊糊地說了句跟領導一起接待客戶。何志杰暴跳如雷:“我長期陪公司領導,那些人又嫖又賭,有幾個好人?女人半夜三更陪當官的,做得出什么好事?起來說清楚!”

          本來就身心疲憊,還被在外面浪到半夜才回的何志杰扣上這么個臟帽子,我一下就火了,當即給了他一巴掌:“我是喝酒了,但自始至終清清白白!”

          何志杰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錯了,揪住我的頭發,將我打了,還吼道:“你們這些人,干凈個屁!老子坐過牢,是低人一等,又身無分文,但有人格尊嚴!離婚!”

          結婚十多年,這是我們第一次打架。我又氣又委屈,沖他大喊:“你有本事就打死我!”聽到動靜的婆婆和女兒,都趕了過來。

          婆婆給了何志杰幾拳,還罵他:“你自己不爭氣,還打老婆!一方這幾年多辛苦你曉不得?”女兒過來抱著我,也指責何志杰。
         

          05

          這之后,何志杰開始夜不歸宿。我不想女兒沒有完整的家,多次委屈自己,向何志杰低頭。可何志杰每天喝得酩酊大醉不說,還到處散播謠言,說我給他戴綠帽子。他這波操作,我實在看不懂。

          我心灰意冷。只要不影響女兒的成長和學習,我可以跟何志杰維持表面的和平。

          然而,何志杰不這么想,他跟我分居了。我們分居剛滿半年,他直接將擬好的離婚協議丟到了我臉上,讓我簽字。

          我看了一眼,協議寫得相當專業。女兒他沒要,房子車子賣掉,我們一家三口和婆婆四個人平分賣房賣車的所得。

          我問了女兒的意見,她支持我離婚。我二話沒說,在離婚協議上簽字了。

          離婚后,我用分割的財產開了一家水果批發部。隨后,我再婚,女兒的中考成績也出來了,被重點高中錄取。我們的生活,已步入正軌,誰知道,何志杰又冒出來了。

          警方電話掛了沒多久,婆婆的電話就打來了:“一方啊,志杰犯了大錯,怕是沒命了。你去見見他吧,賣我老太婆一個人情……”我還是拒絕了。

          令人意外的是,沒過多久,門市來了兩個警察,告訴我,何志杰是2001年轟動全城的職校殺人懸案的犯罪嫌疑人之一!

          當時,警方接到舉報,也通過技術手段獲得了他承認殺人的信息,可幾天后,他突然翻供,還要求必須見到我。

          睡在我枕邊十幾年的人,居然是一個殺人逃犯!既然是殺人逃犯,為什么還要追求我,跟我組建家庭?我氣憤難當。可一想到他那些年對我的好,一想到他是女兒的父親,我心里又五味雜陳。

          我隨警察,去了看守所。見到何志杰,我才知道,一直以來,他竟然對我隱瞞了一個大秘密!

          2001年6月,何志杰和發小程偉光在同一個板材廠打工,程偉光的生日正好在端午節,兩個窮小子想慶祝一下。無奈的是,他們身無分文。

          程偉光說,職業學校后面那一片玉米地,經常有學生在那里耍朋友,隨便找一對兒要個幾十塊錢就夠了,他們還不敢報警。

          當晚,他們揣著水果刀到職業學校后面等候。當天是星期六,第二天又是端午節,學生都回家了,他們守了一個多小時連個人影兒都沒看到。

          正準備回家時,一個穿校服的男孩路過。他們掏出水果刀,將學生逼進玉米地。

          帶水果刀,原本是壯膽,沒有害人的意思。當學生遞錢給他們時,那孩子大聲呼喊“搶劫了搶劫了”,慌亂之中,何志杰手中的水果刀刺中了學生。

          那天,暴雨下了一整晚。第二天,他們聽工友議論職校學生被殺的事,很多警察在現場。他們倆商量,就算被抓了,也打死不承認;如果沒被抓,這件事兒,就永遠爛在雙方的肚子里。

          他們倆小心翼翼地上班下班,看報紙了解案子的進展。因為下了一夜暴雨,案發現場的足跡、指紋等痕跡、物證,蕩然無存。

          案發現場在郊區,沒有監控;案發在夜間,沒有目擊者。十幾年前的小城,不像現在,遍地是天眼。

          警方從市里抽調二十多位專家骨干組成專案組,還懸賞10萬元尋找線索,但一直沒找到有價值的線索。半年后,專案組解散,這個案子,徹底成了懸案。

          06

          背負命案,何志杰的心理壓力很大,日子過得渾渾噩噩,直到他調去卷煙廠的紙箱車間,遇到了我。

          何志杰本來也不敢追我,覺得自己配不上我。可與這相比,他更加不能接受我被別的什么男人給追到手。

          為此,何志杰克服良心的不安感,不停給自己洗腦:那件案子,永遠都不會有人再追查。

          跟我結婚生女后,他始終覺得有愧于我,只想拼命對我好。而用錢來滿足我的物質欲望,成了他平衡內心的一種方式。

          倒賣卷煙事發坐牢后,何志杰常被其他人欺負,獄友老李多次出手相助。一來二往,何志杰跟老李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友。

          二人談心到情深時,老李說他有案子,自己不交代,警方絕對破不了案。何志杰一激動, 告訴了老李2001年職校殺人案。

          沒多久,老李突然找他要錢。何志杰將老李當朋友,想都沒想,就讓我給他多上交生活費。這生活費,有一半給了老李。

          要的次數多了后,何志杰開始覺得不對勁,老李干脆公開勒索:“不給錢,我就向警察舉報你殺過人。”

          何志杰這才慢慢明白,很多犯人會刻意與同倉人員交朋友,套取他們沒有交代的罪行,提供給獄方,查證屬實后為自己減刑。老李就是這樣的人。

          何志杰覺得,盜賣卷煙已經讓他在我面前丟盡自尊。若殺人案敗露,不僅他會沒命,我和女兒以后還遭歧視,被害人家屬如果索賠的話,房子車子都會被強制執行。

          思慮再三,他決定繼續拿錢給老李,讓他保守秘密。

          出獄后,何志杰通過各種方式從我和婆婆手里拿錢送給老李。從他出獄到跟我分居,何志杰先后給了老李5萬。然而,老李還不滿足。

          有一次,何志杰給老李送錢,老李提出,他老婆要買房,讓何志杰“借”他三十萬元,今后再不找他了。

          何志杰不想連累我和女兒,想來想去,離婚成了唯一的辦法。

          他計算過,離婚后,房子能賣一百多萬,一家四口平分,我和女兒的生活有了保障,婆婆也有了養老錢。他自己的三十多萬,交給老李封口。萬一事件最終曝光,我和他也早就離婚,我和女兒無須為被害人家屬的索賠承擔責任。

          他怕我得知真相,會不同意離婚。于是,他故意“破罐子破摔”,還逮著我外出陪客戶的“機會”,給我安了個“出軌”的罪名……

          拿到三十二萬元財產分割款后,何志杰拿去給老李。老李嫌他拖得太久,房子漲價了,坐地起價,索要50萬。

          何志杰被徹底激怒,帶著錢回了出租房,尋思著是否要向我坦白真相,再去自首。結果,老李將他舉報。

          這一次,他打算不再隱瞞,全部招供。擔心后面沒機會再見我一面,便向警方提出了這個要求。

          得知這一切,我震驚得說不出一句話來。

          那天,我要離開時,何志杰還告訴我,那三十幾萬,他一分都沒動,存在卡里。卡是我們結婚后,他給我開的,密碼是我的生日。

          回去后,我在何志杰出租屋的空調開關盒子里,打到了他說的那張卡。我的眼淚,嘩嘩直流。

          目前,此案正在審理中。我深知,等待何志杰的將是法律的嚴懲,他留給我的這筆錢,我也不打算動,也許他再次出獄后能用得著,如果他還能有命出來的話。

        【本文來自知音旗下公眾號:知音真實故事 ID:zsgszx118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】

        字號:T|T
        關注我們:

        新聞熱搜詞

        你可能還會喜歡以下內容

        編輯推薦

  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  收起評論

        熱點聚焦

        熱點視頻

        圖文欣賞

        1/5

        精彩推薦

        回頂部

        快三彩票计划骗局